百褶裙里

#熹妃Q传#一眼及万年

一袭长衫,执剑而起。
她就蜷缩在那儿,无声无息,伤势过重,变回原形。
他轻抱住,抚了抚她的脑袋,回了竹屋。他将真气灌输于她体内,逼出毒素,她吐出淤血,复苏了微弱的意识。
灵眸模糊望住一抹背影,心中异动,来不及牢牢记住,便昏了过去。
复日,晨。
灵力逐渐恢复,起身,气运丹田,默念法咒,伤已好了大半,下榻,推门而出。
竹香,微风笼罩着,眸却定住一抹舞剑的身影,在梦中相遇过,莞尔一笑,奔向他。
转身,剑身抵住她的脖颈,薄唇起:"谁?"
简洁的语言,声似十里春风般,她有些不知所措,退开,低首道:"扰了公子。"
望向她,三千青丝随意散落至腰际,裙裾血斑点点,似水如泉的含情目,似蹙非蹙的柳叶眉,在她的桃靥上恰到好处。
一方庭院,掩映着她含情的目,落日下,她一步一步走向他:"你说,我这里怎么这么快。"手覆在左胸上,风拂起她的发,又语:"公子,我好像心悦于你。"
净白的面庞闪过一抹晕红,撇过头,道:"姑娘,请自重。"
"公子 唤我沈阑知罢"这是她最后一语。
夜半,他猛地惊醒,推开门,她依旧立在那里,他拉过她,披上一件外裳。
"我好像见过你,似曾相识,不止在梦中相遇。"
那夜,辗转难眠。
此后,她为他备好一切,时而的爱慕言语,他总是一笑置之,也以为,就是一生。
灵力尽失,半人半狐的模样,他只看了一眼,不曾听她一句,转身离去。
消瘦的背影更加凄凉,手指间,倒映着她带泪的眼,受伤的身,用尽仅剩的力气,毁掉他最后的眉眼,手稿在烈焰中跳动,一行清泪,割断与这红尘最后的牵挂。
"听弦断,断那三千痴缠。"
我愿长梦不醒。
"早知如此绊人心,何如当初莫相识"心中响起一道声,颓废的睁开双眸,偌大的天庭,云雾缭绕,起身,望住那娇小的身影。
失了你,这仙位又有何意义。
不喜欢吗,恐怕不见得,用一世的义无反顾,闯进了他的心,又怎会不喜欢。
"她为你毁掉灵体,牺牲一切助你升仙,在这寒冷的封印中,只身过千年,从不乞求你的感情,你便要永生负她吗"
一言一语,刺痛着他内心最深最深的秘密,心中脑中皆是她一颦一笑的容颜。
"我愿等她千年。"
封印中的她,落下一泪。
你为我所付出远不及这千年等候,还好,不晚。
一生一世一双人,
争教两处销魂。